宜春用激光治疗近视眼,宜春用激光治疗近视眼多少钱,宜春用激光治疗近视

2017-11-22 05:19:28日 来源: 新余新闻网

宜春用激光治疗近视眼,

时代周报记者 付聪 发自湖北黄冈

  著名的湖北黄冈中学外,伴随着学生晚自习的开始,一群又一群的中年妇女随着嘈杂的音乐跳起了广场舞。

  “她们十之八九都是陪读的家长”,从广场舞中间穿过,李伟(化名)下意识地低下了头,“认出我来肯定会拉着我不让走的”。李伟是黄冈中学一名高三班主任。

  这所曾与衡水中学齐名的前高考工厂,承载了陪读家长对高考的所有期望。随着高考临近,减压的广场舞并不能打消她们内心的焦虑—黄冈中学,真的走下坡路了。

  黄冈的GDP常年徘徊在湖北的中下游,这里没有闻名全国的企业,却有闻名全国的高中。“黄冈密卷”曾是70后和80后的共同记忆,但实际上,这里1999年后再未出过高考状元。

  李伟分析过历年的高考成绩,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:“黄冈中学前几年确实困难,尤其是2014年、2015年的高考成绩下滑得厉害。” 不过,“现在已经渡过了困难期,走上快车道”,正在大连出差的现任黄冈中学校长何兰田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应道。

  2015年,黄冈中学北大和清华“硬考”(即不含保送)人数4人;文理科过600分人数共计171人。相比之下,同年的高考工厂衡水中学,118人考进清华、北大,文理科过600分人数2867人。黄冈中学从上世纪90年代缔造了应试教育第一代神话,到如今走下“神坛”,背后其实并非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之争,实际上是生源之争。

  同为从经济盐碱地走出的超级中学,衡水中学近年来几乎吸纳了全河北的教育资源,走出河北走向全国;而在湖北,黄冈中学却遭遇生源和师资流失,最终走下“神坛”。

  “黄中三宝”

  “黄中管理太松了。”一名陪读家长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。她的孩子每天下午有两节走读课,课程包括体育、话剧、乐器,甚至还有影视3D课程。每天中午12-点是自由活动时间,学生可以选择出校,前往一墙之隔的陪读村休息,又或者偷偷跑去上网。就连高三的学生每周都有一天可休息,而很多县级中学对高三学生执行月休制度。

  这所百年高中的老校长陈鼎常曾说,“从来就没有什么黄冈神话”,但在过去,这样的“自由”是不可想象的。

  黄冈中学腾飞于上世纪90年代。“高考升学率、奥数和教辅”被称为“黄中三宝”。

  1977年全面恢复高考,黄冈中学在两年后一战闻名—高考升学107人,总人数居全省第一。此后高考升学率从1986年的91.4%上升到1989年的93.5%。在高考犹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年代,黄冈中学的金牌匾就此打响。

  第二块法宝来自于奥数。从1986-1991年,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,黄冈中学连获五块奖牌。从中也能一窥当时师资力量的雄厚。当时,给学生培训奥数的是后来的老校长陈鼎常,后来他更成为中国奥数国家队教练。

  随着黄冈中学的出名,教辅逐渐成了第三块招牌,在全国大大小小的书店,打着“黄冈”旗号的试卷占据了教辅区最显眼的位置。

  有趣的是,陈鼎常曾在2014年公开表示“我们从来没有出过所谓的‘黄冈密卷’和‘黄冈兵法’”。在陪读村的书店里,书店老板也表示“从来不卖黄冈密卷”。

   2003年,大学毕业的李伟来到了黄冈中学工作。黄冈中学当时还在老校区(今为初中部),那时电铃早已普及几十年,黄中上下课却还在用手敲钟,早自习时铁钟的声音甚至可以传到几里外。

   李伟难忘百年校庆时候的光景。那是2004年,黄冈中学特意让年轻教师组成一个小组,接待从全国各地来参观的学校的老师。“那时的黄冈中学还在巅峰。”李伟说道。

  这一年,陈鼎常成为了黄冈中学校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国家开始了高考制度的改革,“新课标”成为了高考新的内容。另一边,800公里外的衡水中学,老校长李金池调任衡水市教育局局长,衡水中学悄然踏上了“封神”之路。

  生源师资受冲击

  陈鼎常上任之后,新校区提上了日程。

  新校区还在建,首先衰落的是“教辅”。早在2002年,高考制度改革,教育部推动各地自主命题,黄冈教辅开始不再受重视。到了2004年,全国开始分批试点新课程标准改革,湖北未能及时跟上,黄冈教辅更遭遇“雪上加霜”。

  在李伟的印象中,百年校庆之后,就再没见过外地老师来黄冈“取经”了。

  新校区总规划面积达500亩,它让黄冈中学的学生规模大幅增加,“等到2008年第一批高一学生就读,每个年级已从2003年的17个班扩大到了25个班,人数达到了1400人”。

  一墙之隔的珠明山社区6组陆家嘴湾自然形成了壮观的陪读村,20多栋三四层高的楼房,里面多是两室一厅,都住着家长。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学校里还有四栋学生宿舍被改造成了专门的陪读楼。

  村里一名肉店老板回忆生意最好的时候,“一天可以卖100斤猪肉”。

  生源的扩大带来了陪读村的兴起,也稀释了优秀生源,影响更大的是增加了通过买分入学的“线下生”。

  常规招生上也腹背受敌。李伟表示:“一方面被各县一中截留生源,一方面武汉的中学,尤其是华师一附中到地方来筛苗子,甚至派专门的老师到县城蹲点。”

  而根据招生政策,黄冈中学不能到武汉招生。与此同时,虽然河北省教育厅也一再禁止超范围招生,衡水中学却在生源“掐尖”争夺战里逆势而上。李伟认为,“衡中通过应试教育完成了自己的良性循环。但这样的超级中学会加剧一个地方教育资源的严重不均衡”。

  另一方面,黄冈中学的师资力量也受到巨大冲击。2001年时,根据教育部文件,高中生获得全国或省级奥赛奖项可获高考保送资格,几年间,好几位奥数老师都被挖走。

  直到2014年,奥赛奖项的高考保送资格被取消。李伟觉得:“这也是好事,让奥赛重新回到兴趣上来。”

  师资流失还与新校区建设欠债、教师薪酬常年没有提高有关。最终,伴随着师资、生源的不断流失与恶化,这间高考工厂终于迎来发展转折点,开始走向衰落。

  花600块钱参观衡水中学

  2014年12月,黄冈中学现任校长何兰田空降而来。这件事在教师群里炸开了锅,学生和老师都忧虑,黄冈中学会否为了成绩走回应试教育的老路上。

  在黄冈中学2014年度总结表彰大会上,何兰田立下了“军令状”,他说“2015年是学校发展的关键年,黄冈中学一定能提高办学水平,一定能擦亮黄中名片”。

  新官上任三把火,第一把火就烧向了招生。从2016年开始,何兰田对买分招生实现了一刀切,学生只能通过中考成绩进校。如今每个年级从23个班缩减到了17个班,每个年级的人数只有850人。

  2015年3月,新上任的教育局长闻武斌亦称“要重振黄冈教育雄风”。同时规定,2015年起黄冈各地禁止单独提前招生,禁止截留生源,禁止干涉学生填报志愿。

  与衡水中学相比,黄冈中学目前的管理仍显宽松,并没有改变素质教育的迹象。李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学校还曾经派老师到北京十一中专门调研学习“素质教育”。

  2016年,教育部先后出台了有关高考的学业水平考试、综合素质评价、加分项目瘦身与自主招的三个文件,根据文件规定,学生综合素质评价进入高考考核。

  此时的衡水中学已是取代黄冈中学的高考超级工厂,每年都有大量教师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“朝圣”学习。一名去参观过的老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“衡水中学的参观业已经相当产业化,只要交600块钱,任何人都可以入校观看,除了高三”。

  就在几年前,黄冈中学成绩下滑后,也曾派教师团到衡水中学参观学习,那时,李伟和他的同事们才注意到河北崛起了一所这样的超级中学。“但你能学到什么呢?也就只能学一下管理模式,比如该怎么跑操了。”李伟翻着手机里衡水中学浙江分校引发争议的新闻,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道。

[责任编辑:周水根]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